2019年4月25日 星期四

留不住的過去與現在


許多年後,我遇到中學同學,中學時那些很仇視我的其中一些男同學。雖然直至現在,我仍然不知道自己哪一點讓他們討厭,以致討厭了同班那兩年不止,直至現在碰見也當作陌路人。

我不問的,從來不問別人為何討厭我,我覺得不喜歡總有原因,但是我並不想知道,即使許多年之後我尚未得到答案,但是緣分的事沒有就該放下了。

其實不是想說這些。我遇見那舊同學兩次了,他的肚腩很大,中年發福的跡象表露無遺,大概還拖著兩小孩子吧。

在歲月不留人的當兒,我這十多年卻沒什麼變化。我仍然聽著中學時的歌曲,看著我覺得想看的書,凌晨的黃燈下恣意享受著一個人的時光。

但不代表我沒變老,我只是生活沒甚變化,但周遭人事物和生理其實已經在慢慢老化,現在我連蹲下也感覺左邊膝蓋不太聽話,動作也變得緩慢,活力不再。

其實不是我不想有變化,但如果可以一面緬懷過去一面保持現有的一切,但同時又可以有些新火花,你說多好。

我從來,也不是從來,只是近這幾年來完全沒想過要搬離這間屋,陪我長大的屋。這裡有我和爸媽和兄弟姐妹共處的時光,連我房間牆上還保留著媽媽當年為我貼的牆面公仔。。

我不敢想若我搬走要如何帶走這一面牆。但是弟弟有天告訴我這屋子遲早要賣出,連爸爸也不反對。我不禁感傷起來,是否一切都將留不住?

2018年12月22日 星期六

每逢佳節倍思親



又到一年要做元旦回顧的時候,看著那行要求“回顧最感觸/難忘的採訪” 我翻查了整年記錄,都沒什麼印象。

隨便做了上傳,下班前同事短訊來叫我早點回家過節,我才想起原來過冬應該一家人吃飯。如此簡單的短訊才令我最為感觸。

日前到超市入貨,看到冬菇豆(珍珠豆),想起媽媽以前常煲這湯,但我記不起還有些什麼材料,於是谷歌一下,竟看到自己往年記錄過這道湯品的文章。忽然覺得感恩,當年記錄一些媽媽的菜譜,想不到今天派上用場了。

很久沒有過節,快不記得過節原來要齊齊整整,熱熱鬧鬧地聚在一起。所以人家才說,媽媽在,才有家。

天色已暗,加快腳步踩緊油門,儘管只剩我們兩父女吃的晚餐,也還是要過節。比起今天一人準備湯圓和拜神的老爸,沒有一點怨言和不滿,我的情商簡直是太差了。

隨著年紀漸長,我們開始老去,家裡的老人家也開始面臨生命的考驗。不少朋友陸續面臨照顧病老,接受無常,看著他們一個兩個有些沮喪,有些堅強,有些樂觀,更多是接受不來而變得悲觀,我只能心裡默默祝福,因為始終都會遇上。

今天照顧好自己,才是對孩子最大的幸福,做孩子的,佳節能回就回家吧,剩下的時間真的不多了。


2018年12月2日 星期日

我爸

啊,其實有很多心裡話不止不想說出口,現在連寫也不想寫,因為知道無論如何也解決不了。

和家人的關係日益疏離,我們活在同一個屋簷下,卻過著如我唸書時期的租房生活。我一直很想有個美滿幸福的家庭,但這一切現在或將來無論怎麼看都不會再實現。

我脾氣很臭。幾天前我無意中聽到爸和他朋友說電話,那番話把我聽得很慚愧。

我是個內心很軟弱外殼卻很堅硬的生物,遇到任何事情都可以很冷靜沉著,不動聲色,但聽到爸和他朋友說“幸好有這個女兒”那刻,我的內心差不多要瓦解了,因為我覺得自己真的做得很差。

作為一個女兒,我常常把脾氣發在爸身上,重複做著以前我對我媽做的事。我很疼愛他們,但是我在乎卻造成他們的負擔。每天只是一頓晚餐我們都可以為此爭吵、僵持、再退讓、包容彼此,但是每次都有不快。

其實我不想的。我爸他也知道,他說:“我知道她每天工作辛苦,放工後還要趕著煮給我吃或打包。” 這個女兒很好,但是脾氣很不好,我都擔心改天我走了之後,她會怎樣。

我吃到就來40歲了,我還要我爸為我將來不止和家人如何相處而操心,我真是不孝。

好難過,我常常想,媽媽還在會怎樣,媽媽會阻止讓這些發生,因為她是家裡的支柱,我們每個人最後都會聽她講。

每次我都會直接抱怨我爸,我下班很晚,別總是等我打包,後來實在無法容忍每天重複一樣的話,於是開始搭食生活。我們活了一兩個月舒適的生活後,他又因口味生厭而去停止,然後過往每天訊息來問我晚上吃什麼的日子又再輪迴。

總是很生氣但還是會買晚餐或是趕回家煮,但沒有幾次是不發脾氣的。事後又來後悔自己的所為會讓爸心理壓力大,甚至也很難過。

爸是我最親的人,所以總是將全盆感受傾注在他身上,我無法想像如果他也走了我會如何活下去。尤其剛才房門反鎖,我根本一點也不緊張,依舊很平靜,因為我知道世上還有一個人總會幫到我。

叫醒已經進房的爸,他也二話不說,用盡力氣撬開了廁所門,從那邊進入我房門。我心裡也更清楚,爸是我唯一可以依靠的人,在我有事時一定會幫我的人。

我應該怎樣做,才可以讓我們都活得不要那麼累?

2018年10月24日 星期三

沒有朋友

不認命,自己一個照樣來排隊換票


電影在開場前幾小時,被人放鴿子了,然後,我竟然找不到一個替代的人去。

當下,我自覺應該檢討,為何沒朋友。
活到這把年紀,沒朋友不是常事,但是沒朋友到這個地步,絕對是自己的問題。

我想了又想,這個年紀的自己不願去遷就人,喜歡突然去公園就去公園,喜歡看場戲就場戲,但不是人人都有閒情跟你這樣隨興。

我再想,這個年紀的人多數成家立室,家庭第一而你是老幾,當然是家裡人都排除再到原生家庭再排除然後才考慮你。

這樣臨時找人,問了幾個都有約,不禁發現,原來永遠沒約的只有自己。想想也還真是,從來沒有人約我說一起看場戲或一起喝喝茶。

有些莫說可以看場戲,甚至可以一起睡的朋友,可惜不在身邊,平日頂多以手機聯絡了解近況,盡力去維繫。不願維繫的那些,早已形同陌路,畢竟生活、工作、興趣、話題也通通不再一樣,無法再走下去了。

話到底,自己仍然沒有朋友。肯定有人會說:那又怎樣,我也是一個人;也有人一定會說,去找個男朋友。說這些話的人,不是事不關己就是旁邊偷笑你而已,不是來關心的。

這個年紀還可以如何找朋友,或許不是年紀的問題,個性才是更大的問題,要改嗎?改了就不夠自我了,活到這把歲數不能自我也還怪可憐的。

即使願意去遷就人,但只有比較年輕的人可以相約吧。家庭和伴侶是扼殺友誼的兇手,打算獨身一世的人好好考慮清楚,值不值得。

2018年8月30日 星期四

乖,叫姑姑

回想這些日子,雖然依然有靜下來的時間,但卻很少窩在電腦前靜靜地想下寫下,因為,怕極了那些給自己有時間回想往事的機會,回憶很磨人,唯有選擇不記起。

說起最近,我當姑姑了。

家裡突然新成員來添亂,那幾天我的腦袋裡至少每天響起百遍:“叫我姑姑”,這種潛意識裡的聲音告訴我,原來當人家的姑姑可以很開心。幻想著逗弄著小下巴要她叫我姑姑;幻想著我牽著小瓜的手去走走,買她喜歡的食物,寵著她;享受著她向我撒嬌,拉著我的衣角。

原生家庭從6個成員開始,維持2、30年後減至5人,然後悄然增加一人,再一聲不響地,根本是硬生生加入1人,一切只是短短3年間。過去這些年,家裡都只是我們這5、6人,維持了很久很久,久得隔壁家孫兒都抱兩個,洪亮的哭聲常常讓白天或午後熱鬧起來,而我們家卻還是十年如一日般,沒有動靜。

家裡沒有人結婚,出生以來我家沒有辦過一件喜事,白事卻有一件,好不容我們家終於也有喜事了,但對於我們幾個大人來說,非常措手不及。我們對小嬰兒真的不在行,如果母親還在,那一切都會不一樣。

鄰居朋友,我自己也在感嘆,這一切好像來得不很是時候,雖然爸爸是很高興的,他終於抱孫了。我猜他以後一定溺愛這個孫,溺愛得要死要活。

2個大人匆匆忙忙補領結婚證,生活也拮据,很多事情忙,而且件件都跟錢脫離不了關係。我看在眼裡,一邊恨著大人沒有錢別生小孩,然後一邊給小孩找來嬰兒用品和床等,實在看不下去他們連一張嬰兒床都沒有準備好。後來的後來,孩子來了,連帶我也被迫學習育兒知識,還被拉進了媽媽群組。

我只希望這小侄女啊,可以好好拉拔長大就好。這一切真的不容易,婆婆會在天上保佑你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