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1月25日 星期四

又犯太歲


以農曆計算,仍在雞年的我犯太歲,上網查了查,即將來到狗年的我還是犯太歲,連續兩年可別說心不累。就算以陽曆來看,2018年一開始已經多事不順,連遭3件不愉快的事,而其中2件與朋友有關。

人說年紀越大朋友越少,一點也沒有錯。我40未到,朋友已經一只手掌數得完。有時候我知道什麼事情讓朋友不高興,但更多時候是不知道何年何月碰觸到地雷或禁忌,然後默默沒有再交流。

我媽曾說我脾氣很壞,這樣會沒有朋友,長大以後出了社會,開始學習圓滑,人家又會覺得不真誠。於是,對著朋友我作回自己,因為我認為朋友之間貴乎於誠,可惜不是人人都喜歡聽你心裡面的真話,因為真話好像帶刺的玫瑰。

尤其近年,因為越來越“真誠”而失去更多朋友,這個月又失去了2個。一個是因為我的扭捏和拖泥帶水而造成的,我認了錯不過芥蒂已存在,說實在我也很抱歉;另一個我以朋友身份給了真誠的忠告,希望對方知道自己的錯處,可惜反而被討厭,這個其實無計可施,只希望若干年後對方會明白。

在我單調的生活裡,除了原生家庭,就只有朋友和同事。前者是生活調劑,後者是下班後各走各路。所以,朋友是必需品而不是奢侈品,但我又不需要“好朋友”這種東西,只是希望在我需要一個飯友、一個意見或一雙耳朵時,一聯絡就可以馬上出來。

這個朋友一路都在,也就是我之前提到的“張漢明”。在我知道自己已經失去了2個朋友之後,那一刻我忽然想起張漢明一直還在,還也未曾嫌棄我的古怪性格。即使那一次旅行,我一貫“真誠”告知,說她的鼻鼾聲真的令我整晚不能睡,但她並沒有因此討厭和疏遠我。

我覺得,朋友應該是這樣的。




2018年1月15日 星期一

是不是該重新考慮一個人出發



從來不覺得去旅行找個伴要考慮很多因素,直至找到一個從planning開始已經沒有共識的人。

 錢,是問題嗎?本來以為不是

 我試過一次去了幾個月才發現個性不合的旅伴;也試過住宿要非常講究,一定要高級的;最差的也試過了晚晚打鼻鼾搞到我完全沒睡過,然後天亮叫醒我,還要怪我為何不早些睡的旅伴。

 這些都算過去式。
最想不到的是,有個人用了半天時間設計好行程後發給我,忙著上班的我已覺得有種愧疚,然後下班馬上開電腦查看,才發現價目與自己平時的旅遊方式差了一條街。

不是說這是一種伎倆,而是一開始我就已經好難了。難在如果我說不,就會變成人家眼中挑剔但又什麼都不做的旅伴。

常常被問到預算無所謂,原來我心裡一早有把尺。

2018年1月10日 星期三

中女物語

那天,在一場活動上遇見中學同學,不是很熟的我們談了沒有談過的話題。

已經是中女的我們到了這個年紀,事業算小有成就,加上身份與工作關係,其實我們經常見面但幾乎很少,甚至不曾談及工作以外的事情。那一次無聊寒暄,大家都沒有料到竟自然而然碰觸了感情這一塊。

很少有人問起這個問題,不知道是不是朋友都覺得問中女這個問題是個禁忌。其實都不算什麼,問起了還是會坦然地說:“一片空白。”

然後,她也是。到了這個年紀,說真的,很難了。我們都很認同還很有共鳴,忽然好像親近了許多。

我說,你放太多心思在事業上了,試下給自己一點私人時間。呵,語畢我自己笑了起來,好像自己已經是成功女性,在事業和家庭游刃有餘一樣的口吻。

她比我用更多心思在事業上,而且算相當成功了,下一屆大選還準備上陣,很快地,她生活的全部就是選民。而且,以她今時今日的身份,身邊的異性都是年紀較大,不然就是不太敢接近的,畢竟是公眾人物了。

我有些同情她,尤其她說已經準備好了年老搬入老人院。老實說,我又沒有想到老人院那邊,我覺得太過悲觀。又或者是我過分樂觀,我又有什麼資格同情人。

她說,這個年紀,激情已過,不再需要情話綿綿那些東西。我說,其實更想要一個伴,老來有個人聽自己牢騷,至少看著自己,不會孤獨到死在屋內數日都沒有人發現(當然,這一句我沒有說出來。)

我們同年,比29+1更多了幾年。前幾年我還有點焦慮,這兩年根本沒任何想法了,只想鋪好一條老了以後比較舒服的路。其他就順其自然好了。






2018年1月3日 星期三

為何2018年開端要這樣

原本以為趁休息好好看電影放鬆下,為何要讓我看到一部世紀悲劇。

等我冷靜下。



幾乎是含著一泡淚看完下半部。

誰不是黃天樂,誰又不是林若君?簡直中女物語最佳演繹,我似乎就是她們的混合體。

我比較像林若君,總是很獨立,其實很依賴。責任很大,壓力更大,營營役役。但靜下來想之後會發覺,原來自己什麼都沒有。她的父親走了,病床邊的她跟父親說話,我好像看到自己。

黃天樂其實不算太差,上天給她一個最殘忍但沒有遺憾的結局,因為他有張漢明。但我沒有。我的張漢明,她有自己的生活,她不是我的張漢明。

早班火車那幕,叫張漢明發生關係那幕,我應該這輩子都做不出來。想當個黃天樂,我想應該沒可能。

很多人常常怕某種不好的事情來到,不過抗拒其實沒有用,就算多不想都是會來到,不如好像黃天樂那樣欣然去接受結局。我也試過很怕,不想壞事來到,不過最後也是沒有用的。

不知道29+1這部電影帶來什麼樣的啟示,只是覺得很有共鳴,或者是他們講的集體共鳴。總之看完很sad。生活那樣累,不要再讓虛擬的電影來提醒現實中的自己,我喜歡看電影其實都不過為了逃避一下。

不過,電影裡面的歌曲都是那個我們熟悉的年代:





2017年12月28日 星期四

2017小整理






沒有太多沉思的時間,不代表時間不會流走。以為今年沒什麼特別,但靜下來回想,原來有些感想需要記錄。

今年2月初, 在宴會上抽中了一台手機。應該從那個時候,就是好運的開始了。之後年中,爸爸的手機有問題,就送了給他當作禮物。他雖然不怎麼滿意新手機,但其實他在朋友面前還是常贊我這個女兒。
而這件事,我到了17年剩下幾天才知道。

今年2月中,將儲存了很久的毅力一下子發放,斷然開始了低碳高油之路。當初是為了健康,為了減低罹癌的機率,所以做了不少資料蒐集,確保這條路有其安全性才正式嘗試。作為高危群,如果什麼努力都不曾嘗試,萬一真的不幸亦無法責怪上天不公平。
這條路一走就沒有止境,由開始到現在10個月,一絲不苟地認真改善飲食的時間有6個月左右;其後一次在美食天堂旅行回來後,所有毅力好像能源慢慢耗盡一樣,逐漸崩解,無論如何,我都沒有忘記低碳飲食的大方向,叫自己盡量把持住。
這段日子裡的自己體態輕盈了,自覺輕鬆了,幾次體檢報告也顯示正常,我知道這條路沒選錯。而眾人的讚美聲和不再緊繃的衣褲則是意外收穫和鼓勵。

今年4月,在沒有心理準備下收到公司給我的白信封,裡面有一張我等多了三年的升級信。
如果當年沒有辭職,或許老早已經升級,還多了4天年假,不過人生就是有取有捨。3年後才升到這個位,原來生活上也並沒有多大的改變,就連大部分人也不知道。唯一的分別只有那一點終於如願的執著和丁點的加薪。

今年11月,將負責人的職位辭去。這是一個很難和需要很多勇氣的決定,現在想起仍覺得佩服自己。
這3年過得辛苦,身心的折磨比體力的折磨要痛苦得多,以前可以找媽媽傾訴,但媽媽不在後,即使有朋友撐住我都覺得不該常常成為別人的負能量散播站。漸漸地,日子很難過得開心,但其實這些壓力原本就不是屬於自己的,為何要為難自己呢?
在這個崗位上,我很想努力做好它,但人際關係從來都不是一門容易搞的學問,加上自己更想注重正職,卻往往被這個副業弄得焦頭爛額,兩頭不到岸。最後信一交上,即刻不葯而愈,我想我永遠都不會後悔。

今年12月,從沒期望過的參賽作品為我帶來事業生涯的第一和第二個獎項。
絕對是驚嚇多於驚喜,畢竟前兩年曾滿心期待篩選自認見得人的作品,到最後也是失望收場,這一次在毫無期待下反而一連掃第一和第二名回來,戲劇化得難以相信。
為了面子,公司每年都強制我們參賽。今年本想蒙混過關,以為他們會不記得我,結果還是再三提醒。我甚至不記得自己拿了哪兩篇去參賽,這一次只是為了應酬而隨手挑的。
我很後悔。到最後都不知自己哪一篇作品讓評審青睞,更後悔沒有出席頒獎禮。對於一個根本沒有放在心上的人,又怎會記得這件小事呢?
獎金算是一筆不小的數目,至少是我人生裡未拿過的款額。那時我在想,上天知道我幾個月沒有存錢,所以給了我一部分填充賬戶;怎知道幾天之後,他們說大臣獎勵每名得獎者另外一筆錢,加起來就恰恰是我5個月沒有儲蓄的數額!我不禁暗嘆這真的太奇妙,肯定是上天知道我這些日子為了事業付出過多少心血和努力,所以給我的獎勵,祂是看到的。

每次在很開心的時候,我最想和她分享,因為她是真心聽我說,並為我自豪和高興的人。所以,這些最開心的時刻其實也是最難過的時刻。

自從媽媽走後,家裡慢慢起了變化,家人變得越來越疏離,各有各忙。難怪人家說,媽媽在,家在,媽媽不在,家也不在了。

這一點很痛心,但又無力改變,很無助。如果家人選擇繼續這樣“共處一屋但沒有交流”,沒有人可以幫到我們。

我叫自己試著去迎接這樣的變化,這就是事實,既然大家不想珍惜,其實單方面再努力也一樣。我常想如果她還在,家裡的凝聚力絕對不會少。她在我們家庭裡的角色是有多麼地重要。

我有叫自己找其他事情去轉移專注力,不要將所有感情投射在家人身上,但除了家人又還有什麼人值得我去關心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