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3月10日 星期二

難熬的日子幸好有貴人

前陣子壓力好大,除了每月系列稿還未有約訪對象,還有一年一次的專題,花了我大約半年時間籌備,都仍然開不了頭。眼見日子越來越近,無形的焦慮好像蠟燭兩頭燒,似乎感受到元神漸漸消耗殆盡,快死了。

壓力一大就會熬夜,不是為了趕起工作,而是一種折磨自己的方式,夜裡不能睡。精神不好,心情也不好。

大約是農曆新年過了沒多久,新聞獎又來了,每人可參與2組別提交3份作品。在稿債一堆的情況下,對這個又是有截止日期的東西感厭煩,但看著同事個個志在必得的樣子,自己錯過又會悔恨。

繼續熬夜自我折磨。

距離參賽截止前一日,個個忙著打印作品填寫表格,我還在忙工作,還有月初要交的稿費和津貼報表。當你能想像工作時間幾乎沒機會做這些,但是所有東西的截止時間卻同漏水的水管一樣,水滴和時間慢慢一滴滴流走,就知道我那時有多煩躁。

遇到電子報打印不出來的問題,同事個個仍在忙自己的作品,沒人有空管自己,只有一股作氣嚷不想參加。有同事聽到回了一句:就不要參加吧,又沒有人強迫你。

幸好世上還有一種叫朋友的人,幫我解圍。那時我坐在嘛嘛檔,一邊沒味道地吃著炒飯,一邊和2個朋友同時3邊研究如何打印。依然印象深刻。

然後,朋友犧牲了原本要和她朋友喝茶的時間,幫我印好2份要參加的作品。而我回到家已經夜晚不記得幾點,接著還要翻譯作品內容才能睡。

隔了沒多久,2月29日,3年只有一次的這天,我出席頒獎禮並上台領獎。這是繼2017之後,第二次拿獎。

雖然得獎只是幸運,但有獎誰不喜歡,還是很高興的。而且這也可能是最後一屆了。

那時就跟其中一個幫忙的朋友說,不管拿到什麼獎,都會抽出10%並以她們的名義捐作慈善。

所以拿到獎金的第三天,便趁著周假去找了相識的流浪狗組織其中理事,獻出少少心意。

這個流浪狗中心屬非政府營運,從去年下旬2百多只,到今年3月已增長差不多一倍,作為義工的負責人們應付各種開銷也越來越吃力,極需要大眾的協助。

閒談間,理事提到希望大眾積極捐獻白米,因為那是近400狗只最主要的糧食,即使每天一餐都是極大的需求量。

整件事發展至今,現在已經是3月中。早前蠟燭兩頭燒的系列稿和專題,也在最後2天用了2個凌晨趕完也交了。

常常都覺得,不管情況再差,事情再難處理,截止日一過去仍然是一條好漢。最難得的,是在不堪的時候遇到貴人,感受到苦中一點甜。

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謝謝,並期待繼續收到你的留言 ★ヾ(*´∀`*)ノ ★